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二十章 杜凤凰的心思
        秦炆进门的时候,罗断生背着脸,怒火隐隐待发。出门的时候,罗断生笑着打开门,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就像是在送别许久未见的老朋友。连守门的士兵都忍不住斜视秦炆,想要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取回被扣押的幸存者手枪,匕首,秦炆当着士兵的面就在罗断生的身旁一一装备在身。握着长剑的时候,所有的士兵立刻枪口调转,紧紧指向秦炆,让人毫不怀疑只要秦炆有任何异动,一秒内就会被打成筛子。

         罗断生立刻摆摆手:“不用紧张,解除戒备。”

         他相信秦炆不会傻到在这里对自己动手。有那心思,也许刚才在房间里机会更大些。毕竟罗断生随身携带的也只有一把手枪而已,眼下这里可有数十把突击步枪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微微点了点头,长剑负身,道:“钱我会立刻让人送过来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哎,你看你说的,我还能不信你吗?”罗断生有些不满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笑了笑,道:“是我不对。”心中却道,我要不给你钱就出营地试试,绝对躺着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罗断生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客气,无非是因为自己许诺给他的好处。自己肯花时间应付这个贪婪的人,也就是变相的花钱消灾。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心思,只不过一个有需要一个能提供,一拍即合罢了。出了这营地,大路朝天谁也不认谁。

         指望着借这件事双方搭上关系,回去吃饭睡觉或是找个女人放松一下更现实点。说白了,罗断生看不上秦炆的实力,只看得上他的钱。秦炆也看不上罗断生的贪婪无度,只有在需要时才会花点钱行个方便。

         “报告长官,楼下有一男两女试图进入本层,点名要找秦炆,请问是否击毙?”分别在即,秦炆即将转身,突然冲上来一个士兵神情严肃地朝罗断生汇报。

         一男两女?不用说,肯定是杜杰杜凤凰跟关蝶。秦炆心中暗怒,杜杰这混蛋,让他去跟杜凤凰关蝶两个人汇合,意思还不够明显吗?立即离开都不懂?现在还主动送上门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转头看向罗断生:“罗队长,你看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罗断生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:“秦炆啊,这个,图谋不轨,按规定,他们三个都是要被羁押罚款外加无偿劳动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五百元币。”秦炆淡淡地道。士兵说的清清楚楚,点名找自己,有杜凤凰那个人精在,绝对不可能做挑拨士兵神经的事。图谋不轨?你罗断生说得这么明显,不就是想要钱么。

         罗断生精神一震,对秦炆的“懂事”非常满意:“你看你,这就见外了。”说着偏过头朝汇报的士兵道:“把他们请上来,我也想见见这几个有血性的年轻人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不用了罗队长。”秦炆制止了罗断生的命令,“刚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要带他们三个回去好好商议商议。”

         请上来,请上来不割两块肉怕是走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 罗断生也只是随口说说,并非真有那个闲功夫陪几个胡闹的年轻人闲聊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那我就不耽误秦队长的时间了,哈哈。”

         说完笑着转身走回了办公室。几句话而已,又多了五百元币,这钱来得真是太舒坦了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跟着上楼汇报的士兵一起下了楼。果不其然,被几杆枪指着的三人正是杜凤凰等人。瞧见秦炆跟在士兵身后安然无事,杜杰忍不住惊喜地叫道:“队长,你没事?”

         杜凤凰上下打量着秦炆,似乎是在看他身上有没有伤。关蝶站在一旁,目光里满含关切与担忧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面无表情从杜杰的背包中掏出两千元币递给士兵,那士兵很聪明,知道这是交给罗断生的,拿了钱默默上了楼,顺手撤下了警戒。

         杜杰立刻冲上来紧紧拉住秦炆的衣袖,欢喜得差点哭出来:“队长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先跟我,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秦炆冷着脸甩开杜杰的拉扯,径直走了。杜杰懵在原地不知所措,直到反应过来秦炆已经下了楼,这才赶紧追上去:“队长等等我!”

    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安全区。

         杜杰放下背包靠在墙角,对冷着脸的秦炆感到惊惧。杜凤凰无所谓地卸下背在身后的巴雷特坐在沙发上。巴雷特毕竟有二十六斤重,一直背着也累。

         “坐啊,站着干嘛?”杜凤凰招呼关蝶杜杰两人,关蝶小心翼翼在她身旁坐下了,杜杰身子动了动,没敢坐。

         杜凤凰翻了翻白眼,硬是把杜杰拉坐在自己身旁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对这些举动完全不加理会。虽然有些惊讶杜凤凰弄到那把挂价六千的巴雷特,不过现在要解决的不是这个。

         三个人并排坐好,坐在对面的秦炆也将三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。

         杜杰显然知道秦炆生气的原因,张了张嘴想要解释,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关蝶胆子不大,这种事自然也不会出头。唯有杜凤凰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,饶有兴趣地与秦炆对视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说,你摆出这么一副模样给谁看的?”过了两分钟,杜凤凰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压抑的氛围,开口道。

         杜杰咽了口唾沫,轻轻扯了扯杜凤凰的衣角,鼓起勇气抬起头道:“队长,我知道错了,你开除我吧,不关我姐的事。”

         秦炆依旧一言不发,杜凤凰听着不对劲,急忙道:“哎,怎么回事?你做什么了怎么就要开除你了?关蝶你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 关蝶默默地摇摇头,她也是听得一头雾水。

         “杜杰,你很好,还知道打掩护。”秦炆开口道,听得杜杰头皮一紧,冷汗唰的一下就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杜凤凰看不过去了:“混蛋你说清楚,为难我弟弟算什么本事?”

         “杜凤凰,我提醒你一句,既然你现在受我管理,就认认真真执行我的命令。”秦炆望向杜凤凰,“在安全区你怎么放肆都随意,我不会多说一句。出了安全区你如果还这么放肆,要么自己滚,要么我用枪逼你滚。”

         杜凤凰听得大怒,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。然而秦炆冷酷的目光让她到嘴的话愣是说不出口。

         “杜杰,如果你觉得你姐姐的话高过我这个队长的命令,趁早跟她一块滚。还有你,关蝶。”秦炆望向关蝶,后者迷茫且不知所措,“我不会将你们当成累赘,但如果你们让我觉得你们是累赘,我不会手软。”

         说完站起身,什么都没解释,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他相信杜杰代替他做这份工作。

         三个人劈头盖脸挨了顿骂,偏偏除了杜杰另外两个人什么原因都不知道,这让杜凤凰窝了一肚子的火。秦炆一走,她立刻就爆发了:“拽拽拽拽什么拽,真当我想留下来不成?要不是为了我弟弟,我干嘛留在这受你这气?”

         关蝶倒是好点,虽然也有点生气,郁闷占了多数。

         杜杰等杜凤凰骂完气消得差不多了,这才开口道:“姐,不怪队长,这次真是我们的错。”

         杜凤凰瞪大眼看着他:“你是不是被他骂傻了?好端端的无缘无故挨顿骂,你跟我说是我们的错?杜杰,我还没发现离开的这些日子你变得这么贱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不是无缘无故。”杜杰纠正道,接着叹了口气,把四人分开后杜杰跟随秦炆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 营地里杜杰只来得及说秦炆被带走,详细经过根本没时间说。杜凤凰当时一听,觉得这事好,说不定自己能趁机当上这支队伍的队长。她在幸存者营地待过,自然知道营地守则。一到两个月的时间,足够她完全掌控这支队伍的全部物资。关蝶一直跟着自己,杜杰跟自己有血缘关系,人心方面更是不成问题。鸠占鹊巢取而代之怎么想都是赚了又赚的生意。

         尽管杜杰一再要求三个人先回营地,杜凤凰觉得必须亲眼确认秦炆的实情,这样才方便自己行事,因此不顾杜杰的阻拦,硬是要去十七层。

         结果秦炆屁事没有,连个伤口都看不到,这让她好生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