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二十六章 故人想见
        周围的气氛显得很微妙。

         山羊胡愤怒地指着秦炆朝女人吼道:“他差点杀了我,你听到没有,他差点杀我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听到了,你先把枪放下。”女人看着他,语气不容置疑。山羊胡很是不忿,紧紧抵着秦炆的下颌,枪口深深陷进他的肉里。

         “胡扬!”阎算面色微冷,“把枪放下!”

         板寸头拍了拍胡扬的肩膀,一半是安慰一半是劝解:“放下吧,听老大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司老虎没有开口劝胡扬放下枪,也没有跟女人表达不满,就这么站在一旁舒展手掌活动筋骨,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无人支持的胡扬满腹委屈,偏偏不能发作,怒吼一声,放下枪跑远了。板寸头撂下一句“我去追他”,匆匆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女人没有阻止,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放在了背对着她的秦炆身上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,你转过来。”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一动不动。机灵的杜凤凰似乎看出了什么,推了他一把:“叫你呢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聒噪。”秦炆瞥了她一眼,“走不走,不走你就留在这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有脾气干嘛朝我发,人家叫你又不是叫我。”杜凤凰气结。她看出来了,两个人明显是认识,甚至很可能有奸情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弯腰拾起地上的匕首和手枪,将枪抛还给杜凤凰,匕首自己留下了:“你爱走不走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慢着。”阎算虽然心存疑惑,还是开口了,“让你转过身,你哪来这么多话,是不是当我们不存在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秦炆背着身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阎算也有拔枪的冲动了。秦炆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嚣张。

         “秦炆,你是秦炆是不是?”女人从背后抓住秦炆的胳膊,这个略显亲昵的动作让阎算和司老虎有些吃惊,唯有杜凤凰是一副“我就知道是这样”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 看吧,名字都叫出来了,还叫得这么酥,说没奸情杜凤凰第一个不同意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沉默着没有应答。杜凤凰打了个呵欠表示没兴趣:“你们聊,我去别的地方逛逛。”说着捡起地上的钥匙,施施然走了。阎算推了司老虎一把,后者哼了一声有些不爽,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眨眼之间,只剩下秦炆和紧抓着他胳膊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 有风吹过,树叶沙沙作响。秦炆不开口,女人也不开口,两个人就这么站着,仿佛定了格。

         足足过了五六分钟,心知躲不过去的秦炆才开口道:“你怎么认出来是我。”

         女人幽幽一叹,轻轻抚摸秦炆肩膀上的一块疤:“这块疤,是你当初救我的时候留下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是吗。”秦炆的语气很平静,“我都快忘记这块伤疤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女人露出一个带有苦涩意味的笑:“所以,我就跟这块疤一样,已经被你忘得差不多了,是吗?”

         几片叶子顺着风落在地上,碧绿碧绿的,很是显眼。秦炆背着身没有回答。他不太愿意去想这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 女人却没有轻易放弃的样子,努力扯出一个笑容,眼泪却扑簌簌地往下落:“还是说我连这块给你留下痕迹的伤疤都不如?”

         “噫,好肉麻。”

         正往包里着塞香烟的杜凤凰摸着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,忍不住打了个恶寒。虽然听不到对话内容,看女人又哭又笑的,想想也知道。

         阎算的脸色不太好看,司老虎拍了拍他的肩膀,扭头道:“你老大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 “秦炆。禽兽的秦,纹身的炆。纠正一下,他不是我老大,我们现在最多算合作伙伴。嗯,没错,合作伙伴。”杜凤凰撕开一包香烟递过一支给阎算,“要不要,抽烟有益于身体健康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禽纹,有禽兽的禽这个姓吗?”司老虎搔搔头,“还有,为什么你说抽香烟有益于身体健康?”

         “看不出你个头挺大,还知道吐槽。要烟吗?”杜凤凰夸了他一句,完全看不出就在刚才这还是剑拔弩张的两拨人。

         “要。”司老虎伸出手,杜凤凰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拿钱,一元币一支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坑我?”司老虎虽然脑子不太灵光,这点账还是能算清的,“你拿的明明是三块钱一包的大前门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钱啊,那算了。”杜凤凰顿时收回笑脸收回烟,转头看向默默地抽着烟一言不发,一根烟已经快要到底的阎算,无奈地叹了口气,把整包烟都丢给了他。

         “唉!失恋的人呐,谁来陪。”

         阎算黑着脸接过烟,转身一个人走了。司老虎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:“怎么好端端的就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也就你觉得是好端端了。杜凤凰白了他一眼,“你还没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们队长啊?平时就叫她队长。名字好像是叫潇潇。嗯,不对。好像是叫小月,咦,好像也不对。”司老虎骚头苦想。

     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忘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“好了,潇月。”

         背对着潇月的秦炆看不见她的眼泪,却能听到她的抽泣声,这让不善于处理这种事的秦炆有些烦躁,“我现在最想要的,是找到一个让我坚持下去的目标。迷茫彷徨地过下去,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折磨。再者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再者,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你会想办法找回自己失去的那部分记忆,是吗?”潇月的情绪有些激动,“上一次你也说了同样的话,我只想知道,为什么不能让我陪着你一起做这些事?”

         “答案其实你已经知道了,不是吗?”

         秦炆没有正面回答,将答案留给了潇月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沉默再一次笼罩了两个人,杜凤凰看着都急,怎么剧情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?不是应该冲上去先抱再亲吗?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队长真是太墨迹了。”杜凤凰丢一颗怪味豆进嘴,完全把两人当成了电视剧来看,“老情人相见还这么矜持。”

         司老虎伸进袋子里抓了一把怪味豆全塞进嘴里,吐字不清地道:“谁告诉你我们队长跟这小子是情人来着?”

         “这还用得着谁告诉我?你瞧瞧,那充满哀怨的眼神。”杜凤凰摸了摸还没完全褪去的鸡皮疙瘩,手伸进袋子里却抓了个空,侧头一瞧司老虎鼓着腮帮子咀嚼怪味豆心满意足的样子,不禁翻了翻白眼,“我跟你赌一颗怪味豆,他俩绝对有奸情,敢不敢?”

         “赌就赌!”司老虎最受不得激,一拍玻璃柜,“我要是赢了,你那些烟分我一半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胃口真大,输了能拿出来同等价值的东西吗?”杜凤凰撕开一包新的怪味豆,对于司老虎身上有没有之前的东西深表怀疑。

     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司老虎拍拍短褂口袋,杜凤凰这才注意到他口袋里鼓鼓囊囊的,像是装了什么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等到司老虎炫耀似地掏出口袋里的东西,杜凤凰瞳孔一缩,惊声道:“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画面转回秦炆这边,潇月擦擦眼泪,言不由衷地笑道:“输了输了,我输给你了。秦炆就是秦炆,你还是这样,时刻保持着理智,从没见过你感性过。”

         潇月终于不再步步紧逼,秦炆悄悄松了口气:“感性更多的是影响我的判断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一直这样,当心除了我再没有别的女孩会喜欢上你。”潇月顿了顿,朝杜凤凰的方向看了一眼,道,“她就是那个幸运的女孩吗?”

         潇月的目光不知怎的让杜凤凰感到不适,偷偷侧了侧身子,躲藏在司老虎的身后。

         “如果是她,我倒觉得不如选择你。”秦炆有些不屑。潇月擦着眼泪笑道:“所以说,我还是有机会的,是吗?”

         这一刻秦炆真恨不得抽自己俩耳光,叫你多嘴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?就一个。”擦干眼泪的潇月终于恢复成平静的模样,只是眼睛还有点红。

         “说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先转过来,至少让我看你一眼。”

         秦炆犹豫了一下,缓缓转过身。不曾想刚一转身,一片湿润就凑了上来,紧紧封住了他的嘴唇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赢了,东西拿来。”

         杜凤凰一把抓住司老虎想要收回去的手,嘻嘻笑道:“跟我赌这个,你不是找不自在么?”

         司老虎哭丧着脸,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口袋里的东西交给杜凤凰。两眼火热的杜凤凰将东西塞进背包,不忘补上一句:“下次再有这样的事,我们继续赌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赌就赌。我赌他们是情人!”

    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毫无准备的秦炆被潇月吻了个严严实实,愣在原地。感觉到潇月伸出滑腻的舌头打算继续深入,秦炆赶紧一把推开她。

         “一年,秦炆。”得手的潇月有些羞涩,又觉得开心,擦擦嘴角的细丝道,“如果一年以后你还是现在这副状态,到时候无论怎样,我都会跟着你。顺便说一句,这还是我的初吻。”

         秦炆有些脸黑,潇月的大胆第一次让他知道什么是令人头痛,偏偏对着这副痴情模样的潇月,他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         潇月取下挂在脖子上的辟邪石塞进秦炆的怀里,又从他手中拿走了匕首:“不要忘了我,秦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杜凤凰,滚回来,走了!”

         完全落入下风的秦炆只能转移话题,朝着杜凤凰吼了一句。心情大好的杜凤凰出奇的没有跟他争吵的打算,喜滋滋地提着背包从超市里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一路小心,记得,我会一直等你。”

         秦炆一言不发,带着头痛,带着无奈,带着说不出的感觉,走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咦,老虎,你怎么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?”

         劝回胡扬的板寸头错愕地看着司老虎,有些不明所以。司老虎摸着干瘪的口袋,欲哭无泪。

         “还有,阎算,你又怎么了,一直黑着个脸。我才离开不过半个小时,你们怎么都跟变了个模样似的。那两个人呢?”板寸头左右扫视,怀疑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,“为什么我觉得老大你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?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事,邱皮。”唯一一个心情大好的潇月笑着朝胡扬道了个歉,轻声哼着小曲走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哎,等一下,老大,那边是南边,我们不朝中部去了?”板寸头邱皮连忙喊道。

         已经见到了我要找的人,为什么还要去中部呢?潇月呢喃着,看着手中的匕首,不由自主地露出带着甜蜜的微笑。

         秦炆,祝你平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