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三十章 雷霆手段
        董成军是铁了心要好好整治一番了。

         狼狈不堪的罗断生被压进1724号房间不到两个小时,一份整理过后的贿赂名单就摆在了董成军的桌子上。

         这得感谢罗断生,原本这些事他做得滴水不漏,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实质性证据。显然,拿不到证据,就无法给罗断生定罪。不死心的搜查人员对着罗断生的办公室来了个翻箱倒柜,在砸碎两个杯子,三把椅子之后,终于在桌子下翻到了一本账目。

         “对照这份名单,贿赂数目低于五百元币的,无偿劳动三个月。超过五百元币的,无偿劳动五个月。”董成军仅仅翻了两页,一条条记录就看得他怒火中烧。所有贿赂款加起来,足够巴斯德营地所有幸存者吃上半个月。

         “几个贿赂数超过一千元币的,无偿劳动一年。每上交百分之十家底,可以减免一个月的无偿劳动期。最低不能低于五个月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幸存者的不满?”副管理有些犹豫。

         “不满?”董成军冷哼一声,“等做满无偿劳动期,凡是不满的随时都可以走。一旦离开,就绝对不准再踏进巴斯德半步!”

         营地为幸存者提供了避难所,这些人才能安心赚钱。离开营地,绝大部分幸存者都得死。这不仅是安全问题,更涉及到生存经验。

         况且,仇富心态任何时候都存在。惩罚的是穷人,或许会有不少人表示抗议。惩罚富人,只怕拍手称快的多过求情的。

         只要赞成的人占了多数,随便这些富人怎么闹,都不会影响到巴斯德营地的安全。真闹得凶了,巡逻队手里的枪可不是摆设。

         眼下最需要解决的,应该是药物问题。目前仓库里储存的药物不多,撑不了太久,也就意味着瞒不了太久。一旦让幸存者们知道这个消息,才最有可能造成营地哗变。

         “有一些是巡逻队非编制内的士兵,这些人要怎么处理?”副管理又抛出了一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 这个问题确实不太好处理,本来巴斯德的防卫人手就不多,再去掉这几十个用贿赂的方式上位的幸存者,仅凭剩下的刚刚一百出头的正规士兵,只怕无法做到有效防卫。对于这一点,即便此刻态度强硬的董成军也不敢轻易说全撸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全部记大过警告一次,扣除两个月,不,还是一个月,扣除一个月的补贴。下次再犯,一撸到底。另外,将其他贿赂人的处罚结果告诉他们,让他们自己心里有个底。”

         董成军还是有所顾虑,这些非编制内士兵待遇本就不高,再扣掉两个月补贴,很容易激起不满。

         副管理对于这个处理方式也很满意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如果董成军一意孤行执意免除这些人,作为实际执行人,自己少不了要被吐口水。

         “下去吧,天亮之前告诉我行动结果。”

     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清扫开始。

         向来平静少有波澜的巴斯德营地经历了一次最鸡飞狗跳的时刻。少了罗断生的帮忙,几乎没有商人逃过此劫。

         不,或许有一个。直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的苏时江算得上唯一一个。他的贿赂数额超过两千,但所有的积蓄都被杜杰一锅端了,现在就是个穷光蛋加病人,副管理有意把他忽略过去了。这对他来说,也许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         行动非常迅速,一个小时后,所有还在营地里的贿赂人都被羁押至十七层。签字的签字,交罚金的交罚金,比任何时候都热闹。

         签完字交完钱,回去睡觉,天亮以后准备开始每天八小时的无偿劳动期。没有人想过逃跑,营地外围游荡的那些丧尸可都饿了好几天了。这些商人只能自认倒霉,捏着鼻子认了。

         凌晨三点,疲倦不堪的救援队终于回到了巴斯德营地,几乎是倒头就睡,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欠奉。

         出发的时候是十五个人,路上死了三个,救援的时候死了一个,回程的时候又死了四个。十五个人损失过半,即便是向来对上级敬畏有加的马络,见到董成军面色也很难看,连军礼都没敬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之前的上级罗断生因为不作为,已经被羁押,他的职务现在暂时由我接管。”董成军知道马络面色难看的原因,没有追究他的失礼,而是亲手给他倒了一杯水推了过去,“救援的详细经过,一字不差地告诉我。”

         困顿的马络端起杯子一口喝干,勉强克制住了自己的困意。

         听完马络的叙述,董成军的眉毛紧紧扭在了一块:“按照十三号的疑问,结合当时的情况,我是不是可以这样假设,D病毒已经异变到了可以仅仅通过空气就进行传播的程度?”

         马络沉重地点点头:“在当时的条件下,这是唯一也是最为合理的推论。”

         这个推论无疑是谁都不愿意去推测的。一旦确认,对于幸存者来说,将是灭顶之灾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先回去休息,天亮以后就这件事写一份详细报告交给我。顺便叮嘱另外几个人,这件事先不要声张,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。另外……”董成军抓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,低声吩咐了两句,这才挂上电话,道,“除了由军部为死亡士兵下发的抚恤金,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去财政部领取两百元币,先别忙着拒绝。”

         董成军算准了马络一准会出口拒绝,先一步阻止了他:“你可以不要,但你无法代表所有人来拒绝这两百元币。士兵也是幸存者,他们还有家人,还有亲人,他们有权利也有理由接受这笔钱。我想说,对于已经牺牲的士兵,我感到愧疚。”

         这声道歉诚恳无比,一直僵硬着脸的马络终于不再那么抗拒,立正敬礼,推门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救援队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,摆在董成军面前的还是那个问题:药物紧缺怎么办?

         无论在哪,药物都是稀缺资源。不用指望从别的幸存者营地调集,没有哪个管理者会同意。

         军部给出的回答也让他有点火大:尽全力抢救。巴斯德营地一共就这么多士兵,全派出去抢救这批药品吗?那营地的安全谁来负责?

         罗断生惹下的事,还得由他来擦屁股。摊上这样的事,换成谁心里都窝火。

         早晨七点,秦炆与杜凤凰抵达巴斯德营地,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罗断生倒台。看门的士兵还是上次来营地时候的那几个,瞧见杜凤凰,赶紧把两人往门外推。心急如焚的杜凤凰心切杜杰,硬是冲了进去,结果被副管理抓了个正着。